提供淘寶天貓內部優惠券,每天千款優惠券秒殺,一折限時瘋搶! 提供淘寶天貓內部優惠券,每天千款優惠券秒殺,一折限時瘋搶! 一網時尚 - 關注當今創業領域的博客
你的位置:首頁 > 資訊 ? 正文

馬化騰、宗慶后、楊元慶,三個被互聯網+過的男人

2017-04-22 | 人圍觀

073824207988.jpg

1


19日剛在武漢學院捐了1個億、順便命名了一個教學樓(馬化騰教學樓)、獲聘武漢學院名譽主席的馬化騰連夜飛抵杭州,參加20日開幕的第三屆互聯網+數字經濟峰會。


作為“互聯網+”概念的提出者,馬化騰對互聯網+舉辦地移師杭州,必然不是拍腦袋決定的。


浙江是塊風水寶地,世界互聯網大會、G20峰會紛沓而至,光顧著這片富饒之地,下個月柯潔與AlphaGo的圍棋之戰也將在烏鎮舉行。


浙江省政府應該是地方政府中比較好客且喜歡跟企業尤其是互聯網企業打交道、為企業站臺的。土生土長的阿里巴巴每年的云棲大會,可是把主辦單位的權利讓給了浙江省政府。


20日的互聯網+峰會,主辦方是浙江省委和騰訊。被總理加持后,“互聯網+”成為過去兩年中文互聯網世界的熱詞,這也算作騰訊的一個功績了。


擁抱互聯網+,就是擁抱政府,已無異議。


2


馬化騰頻繁出現在各種會上,有人說這在過去不可想象。去年12月14日,守護者反電信網絡詐騙聯合大會,一個很不起眼的會,馬化騰毫無征兆地現身讓人驚詫。


馬云現在不一樣,他要么跟各國元首握手言歡,要么為自家的大會站臺,要么就是接地氣地跑到淘寶村跟最基層的人打交道,要么就是出現在鄉村教師節這種充滿情懷的活動上。上得了廟堂、下得了田間地頭。但別家的會,馬云能不參加就不參加了。


無論是馬云還是馬化騰,終歸是人設這種東西作祟。


3


請對嘉賓,請對主持人,這很重要。


20日上午的高光時刻出現在“重新發現中國經濟”論壇上,財經作家、《騰訊傳》作者吳曉波當起了主持人——平常都是演講嘉賓吧。對話嘉賓則是宗慶后、楊元慶、北大教授周其仁,以及東道主馬化騰。


宗慶后承包了全場的笑點。倒不是因為他跟羅永浩、郭德綱一樣現場說相聲,而在于他毫不客氣地批判精神、刨根問底的意志。如果他做記者,可能就沒有我們這些人什么事兒了。


一個細節。


吳曉波問宗慶后“互聯網對傳統實體經濟的沖擊給你帶來了哪些福利和困擾”。


這不是傷口上撒鹽嗎?憋了一肚子火的宗慶后云淡風輕地丟了一串炸彈:“互聯網其實也是個雙刃劍。我們這兩年效益下降,銷售也下降,互聯網謠言對我們影響很大。從14年年底到15年,我們經營的營養快線和爽歪歪,(網上有謠言)說什么喝了得軟骨病啊、白血病啊、什么肉毒桿菌啊,都是駭人聽聞的謠言,傳播了1.7億次。原來我們可以一年銷售營養快線4億箱,60億瓶,現在減到1.5億箱,我們的爽歪歪也減少了70%的銷量。”


吳曉波和馬化騰正好坐在宗慶后左右兩側,馬化騰臉上的蜜汁尷尬喲。


劃重點。宗慶后放大招,不動聲色地搬出了“總書記”,他說:“網上信息安全方面確實還是(挺嚴重的),總書記也說要重視網絡安全。馬總(馬化騰),我真的很想了解一下啊,我們這個服務器也好、后臺也好,到底是美國的還是中國的?因為這也牽涉到我們國家安全問題,要是都在美國的話,我們沒有機密的,都被人家掌握了。”


隨著宗慶后的發問,場下的人繃不住笑起來。而馬化騰徹底被問懵了,這怎么回答呢?此時,吳曉波趕緊接過話茬:“宗總,你聽我說。他(馬化騰)的那服務器確確實實在中國!”


宗慶后鍥而不舍:“這個服務器是美國生產的,還是我們自己的?”觀眾又忍不住笑了,不僅笑了,還鼓掌了呢。


吳曉波短暫性失語,然后他靈機一動,把這個燙手山芋丟出去了:“楊元慶(停頓2秒鐘),你是做服務器的,你讓宗總放心一下。”


要不怎么說騰訊這次請對了主持人呢,善于救火。


正在開小差的楊元慶突然被點名,有些沒懂:“你是說谷歌的服務器啊?”吳曉波和馬化騰趕緊跟楊元慶解釋了一下,楊元慶心領神會:“騰訊這兒的服務器,應該有不少是聯想生產的。”


吳曉波對宗慶后說:“對,你放心,是聯想生產的,它收了IBM(X86小型服務器)。”馬化騰順著說:“我們以后云用的服務要指定是聯想生產的是吧?OK。”


宗慶后是名副其實的老炮兒,沒他來參加這個會,可能這個圓桌會讓每個嘉賓進入賢者模式,一本正經、和和氣氣地聊天,然后散場,哪還有什么高潮可言?


宗慶后見好就收:“我覺得騰訊還是做得比較好的,做的很多東西都是方便老百姓生活,游戲也可以豐富一下文化生活(場下爆笑)。微信要是把包括一些政治謠言、其它謠言控制住了就挺好的,我們實體經濟對騰訊的印象還是比較好的。”


這段已經讓人忍不住想喝一瓶娃哈哈純凈水支持一下了。


宗慶后話鋒一轉,不指名道姓地炮轟起了同城的馬云:“但有的電商,它是叫燒錢買流量,100塊錢買的東西,它80塊錢賣掉,把實體經濟的價格體系全搞亂掉了。所以,為什么實體經濟對他比較恨,把實體經濟搞亂掉了嘛。”場下笑聲源源不斷,連臺上的嘉賓都笑了。


馬云成了不在場的主角之一。


這段話宗慶后在兩會期間同樣說過。在更早的2016年12月底,在一個央視財經論壇上,宗慶后首次公開表達了對馬云的不滿,說馬云提出的“五新”概念“除了新技術之外,其他幾個新都是胡說八道。”


宗慶后當時說:“我很討厭有人總講新名詞忽悠人。”


馬云可是太極拳高手,四兩撥千斤,去年12月29日,馬云隔空回應:“不是技術讓你淘汰,而是落后思想讓你淘汰。不是互聯網沖擊了你,是保守的思想、昨天的思想、不愿意學習的懶性淘汰了你,自以為是淘汰了你。”


這梁子,算是結下了。


4


說到楊元慶。


當我看到鏡頭里有他的時候,頗為驚訝——他居然還有這閑情逸致來參加別人家的會?


連續14個季度PC第一后,上個季度,聯想被HP反超了。手機業務萎縮、PC業務又被反超,扎心了。


即使在這樣的情況下,楊元慶還是“撥冗”出席騰訊的互聯網+峰會,他說:我們的電腦、手機都預裝了騰訊管家。


懂了。


他還說:“聯想是+互聯網的一個典范,我們是個制造型企業,其實我們也是在用互聯網改造我們的制造業,變成智能制造。”


“我看我們有些企業說經常缺貨、饑餓營銷,實際上你如果互聯網用得好的話,大數據分析用得好的話,其實不應該有這樣的問題,或者很少有這樣的問題,你的供需平衡就會做得更好。很好的預測一個新產品發布以后,一個促銷發布以后,你的需求會是什么樣,來準備這樣子的供應和生產。”


可惜,懂得那么多,依然賣不好貨,銷量打臉,市場份額打臉。


楊元慶不僅給騰訊站臺,他同時也跟BAT的另兩家保持著友好的關系。


有一次聯想開發布會,請來了李彥宏,以及聯想手機代言人范冰冰,當時劉軍還沒有被掃地出門,但也是最后一次代表聯想公開亮相。


楊元慶以前也給阿里巴巴站過臺、捧過場,所以對杭州這片土地是很熟悉的。但去年10月份的云棲大會上,HP推出了一款搭載YunOS操作系統的筆記本電腦,當時王堅說:“ 有一家公司大家很熟悉,叫聯想,它就在中關村,看起來,我們的物理的距離很近,但實際上它們的距離比這個硅谷還要遠, 我想它們之間的差異就是聯想缺乏科技創新的動力。”


一句話得罪了聯想,后來楊元慶還公開回應來著。


后來,我就沒看到楊元慶給阿里站臺了。


5


至于周其仁,我就記得他給小米手環打廣告了


深圳风采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