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淘寶天貓內部優惠券,每天千款優惠券秒殺,一折限時瘋搶! 提供淘寶天貓內部優惠券,每天千款優惠券秒殺,一折限時瘋搶! 一網時尚 - 關注當今創業領域的博客
你的位置:首頁 > 職場 ? 正文

做音樂是危險的,開網店才是安全的?

2017-04-05 | 人圍觀

4粒.jpg

1


2005年的時候,24歲的姑娘還不會被算進中年人群體,李宇春也不過是在四川音樂學院的學生。當初她陪著朋友報名《超級女聲》,不會想到結果是朋友落選,自己改變了命運。

 

記得那時李宇春順利進入全國比賽后,就和同樣來自成都賽區的張靚穎、何潔成了好友,粉絲給她們起名“成都小吃團”,三人關系很是親密,經常一起行動,在節目中也彼此照顧。后來甚至有了CP粉,天天YY幾人的關系。

 

但是對于女孩來說,三角關系總是難穩定。

 

因為都來自四川音樂學院,又是同門師姐妹,李宇春何潔自然越走越近,同在小團體里的張靚穎就難免傷心。一次她面對媒體沒忍住羨慕,用“同性戀”形容李、何二人,惹得她倆都不太高興。

 

但大家都知道,這本來只是三人間的一些女孩問題,幾個人說明白了也就好了,可突然有人說張靚穎是為贏比賽進行人身攻擊,搞得事情上升到了選秀歌手為贏比賽不擇手段的高度。

 

一般選秀比賽進行到一定程度,公司就會主動聯系選手簽約的事,也會為他們提供一定的經紀服務。據說那時看清“真相”的人,就是李宇春背后的策劃人,為了保護自家選手不得不站出來說明白。結果張靚穎解釋了不少次,李、何二人還是孤立了她。

 

因為張、李二人都進了前五強,這自然也引起粉絲間的爭吵,事情發生的時候正是戰爭爆發的前夕,所以玉米也就接受了張靚穎是心機婊的設定,群起而罵之。記得那時候張靚穎被玉米罵急了,說了句玉米真讓人惡心之類的言論,就這樣,曾經會手牽手的兩個女孩,關系一落千丈。

 

后來比賽結束,三人各自有了發展,何潔和李宇春的關系也慢慢疏遠,甚至一度鬧出了不和。去年底何潔參加一檔節目時,家里留著的李宇春照片被放出,節目組說什么兩人不和的言論不攻自破。

 

然而我記得,2013年何潔結婚李宇春沒出席的時候,何潔對媒體說“再談李宇春已經沒有意義了”。

 

也許是經歷了離婚,帶著兩個孩子的何潔,現在又找到了談李宇春的意義

 

2


四川真的是選秀大省,超級女聲出了這三姐妹還有張含韻,男生里也有個張杰。


07年的快男,張杰看著朋友一個個離開了《快男》的舞臺,很是舍不得,就在集體宿舍里說“我們不要比賽了”,結果在5進4的時候,他還是親手把自己叫做“老大”的吉杰PK掉了。

 

那場PK之后張杰大哭,比自己被淘汰要哭的更兇。可是沒有辦法,游戲規則讓兩人必須走一個人,所就他做出了選擇,就像甄嬛說的,“人情世故的事,既然無法周全所有人,就只能周全自己了。”

 

后來2014年張杰以歌手的身份站在《我是歌手》的舞臺上,背著各種各樣的罵名,站在茜拉身邊的吉杰,看著當初一起生活過的小弟,不知是心疼還是羨慕。后來以明星經紀人出現在現場的他,只能在節目彩排的間隙,申請上臺唱一首自己的新歌過過癮。


像吉杰這樣熱愛音樂,所以怎么都不舍得離開音樂圈的,還有2006年參賽的胡靈。


在2006年《超女》長沙賽區10進7的那晚,胡靈看著臺上查娜唱著感恩母親的歌,腦子里就閃過“不妙”兩個字,她知道大眾評審往往都隨情緒投票,這歌能打動自己,自然也能打動評審。而這場PK輸了,就意味著比賽結束。

 

她不想輸。

 

在胡靈正常發揮了一首快歌之后,就和查娜站在一起等待評審的結果。一開始查娜的票數果然超過了胡靈,結果投票進程沒到一半,就有人發現胡靈這個小姑娘開始啜泣,沒有大哭,只是帶著些不甘心的抽泣。沒來得及投票的評審,給了胡靈一個不會哭的結果。

 

第一場PK,胡靈勝。

 

比賽沒結束,當晚還需要再淘汰一個。在大眾評審都傾向于張珊珊的時候,胡靈剛好說到自己比張珊珊歲數小一些,之后在拉票的環節,她又大方的為沒發揮好的張珊珊拉票,給人留下了很好的印象,第二場PK又是胡靈勝。

 

就這樣胡靈進了長沙區前七,后來成了2006《超女》全國第十二名,簽約海蝶做了林俊杰、金莎的師妹。可惜在公司里很難只靠自己拼贏,簽約海蝶兩年胡靈就解約創立工作室,再次參加選秀《星光大會》刷刷存在感。

 

只不過現在已經沒什么人知道胡靈是誰了,她的工作室也沒能捧紅哪個藝人,胡靈只是戀戀不舍的留在娛樂圈當個釘子戶而已。

 

3


尚雯婕的公司倒是因為迪瑪希的走紅,強勢走進大眾視線,順便給大家一個尚雯婕很會做老板的印象。從這點來看,至少證明胡靈的方向沒問題,只不過她沒碰到尚雯婕經紀人聶心遠那樣,聰明又專一的合作伙伴。

 

其實剛離開天娛進入華誼的尚雯婕,境遇不比胡靈好到哪去。公司投了不少錢給做她音樂,順著她復旦法語高材生的出身,打造了法式文藝路線,結果唱片只是濺起個小水花,以至于公司漸漸不想在她身上繼續投入了。

 

可那時候尚雯婕欠著債啊。當初她和天娛解約,是華誼墊付了幾百萬,這些錢是要自己賺回來的啊。所以說尚雯婕不著急是不可能的,據說也是整宿整宿的睡不著覺,被懷疑有了抑郁癥。

 

好在她碰到了剛跨行來華誼不久的聶心遠,這個一離開原本行業就趕緊脫了西服、染個黃毛的男人,有著豐富的項目經驗,而且和尚雯婕有著一樣的不服輸精神,這為兩人未來的合作建立了基礎。

 

一次尚雯婕跟聶心遠聊到很討厭公司給自己的定位,對BossaNova不來感,平常都是聽HipHop和電子,結果聶心遠興奮的回應,“我也聽電子啊”。就這樣,兩人才商量既然公司對尚雯婕放任自流了,那還不如死馬當活馬醫,來個大轉型。

 

因此,有了后來走時尚咖的“尚GAGA”,以及大眾對尚雯婕持續兩年多的罵聲。

 

好在最難熬的時間已經過去,大眾的罵聲尚雯婕消化消化就過去了,更何況正是罵聲,她才能再一次獲得宣傳版面。在重回到大眾視野后,尚雯婕馬上推出原創電子音樂,扭轉了之前“法式浪漫”的形象,成為了全新的電子音樂人尚雯婕。

 

那年她出了原創專輯后,說自己“不再唱華語流行樂”,讓不少人覺得她太狂,可這些年過去了,她確實沒再唱過華語流行。而且在一次頒獎禮上,尚雯婕還說:“娛樂圈改變不了尚雯婕的堅持,但是尚雯婕的堅持總有一天會改變娛樂圈”。


足見其自信和野心。

 

所以說起來,放得開可能會更快熬過艱難期。2005《超女》亞軍的周筆暢,也一直要走原創路線,可她沒碰上自己的聶心遠,也沒放下做音樂人的包袱,只好不停的換經紀團隊,卻只能活躍在原始粉絲里。

 

好在現在的周筆暢,能安心做自己喜歡的事情,音樂、潮牌設計、攝影她一樣不落。只是前兩天她接受媒體采訪說:“很多歌手作品有質量但卻不紅,反倒是一些不認真做事情的過得不錯”,不知道是不是在為創作者喊冤的同時,也為自己感嘆。

 

4

 

最近張杰過的不錯,通過《歌手》再一次回到大眾視野,連續兩周上微博熱搜只要他出現,自媒體們就不缺話題。

 

不過張杰不一定開心,畢竟大家都沒什么好話,只關注他又迷之自信了,說他又在雨中Drama式的哭了,說他又靠著謝娜的關系上湖南臺了,但就是不聽他的歌。

 

所以張杰大概會羨慕尚雯婕。這些年他充滿自信的言論,和走過的時尚之路,要么是讓觀眾喊滾出比賽,要么是被冠上“閏土”的外號,卻從來沒得過尚雯婕獲得的那般贊賞。

 

他不知道問題到底出在哪里。

 

曾經有媒體問張杰關于評委說他狂妄的看法,他很是意外,解釋道自己不是狂妄是自信,“是親人朋友粉絲對他的期望,讓他必須表現積極良好”。

 

為了表現積極外向,張杰在接受采訪的時候,會使勁多說話。一次上節目,被主持人李靜夸比曾經外向多了,張杰努力控制著自己的表情,但特寫的鏡頭里,能輕易看到他嘴角不停上翹。

 

但是表現外向不一定就要話多,他根本想不到多說多錯。在節目里他大談對《快男》的看法,認為自己被淘汰是不科學的,“有些人明明聽我唱歌很舒服,但就是不投我”,結果李靜忙著幫他找補,他自己倒不覺得這句話有什么影響。

 

其實在張杰的心中,他一直需要解決的是如何讓自己看起來不內向,如何更好的表達自己。后來他才發現是自己和外界的溝通出了問題,但事情的發展總是身不由己,來自網絡的嘲諷不停,好勝的自己又沒辦法無視,只好用自己的行動去化解嘲笑。

 

2014年,張杰獲得了全美音樂獎AMA的“國際藝人獎”,是一件值得驕傲的事,但因為是他張杰得獎,讓“買獎”的謠言止不住的刷屏。盡管AMA官方站出來澄清沒有買獎一事,大家都覺得是官方在配合張杰演戲。

 

其實“國際藝人獎”確實有問題,這是僅那年才有的、僅頒給中國的獎,而且沒有候選人沒有評委投票,直接出結果。但其實這件事的問題出在AMA官方上,美國人已經見了太多中國土豪廣告主,在頒獎禮關注度持續下降的當時,如果能籠絡中國市場,再獲得中國廣告主的青睞,那是再好不過的,所以才有了“國際藝人獎”這回事。

 

后來AMA解釋,把獎評給張杰,是因為他像中國的Taylor Swift。不過官方不知道,張杰雖也是從“鄉村”起家,但就一直停留在“鄉村”了。

 

5


出生在新繁小鎮的張杰,一直沒有多遠大的志向。在爸爸下崗看大門,媽媽下崗賣米線的時候,他最大的夢想就是給爸媽買一套房子,讓他們可以在陽臺上一邊澆花,一邊看著太陽。

 

那時候他不知道怎么去達成自己的目標,只是走一個普通人的正常軌跡,好好學習,考到更好的大學。因為家里的經濟原因,他也沒去報考唱歌相關的藝術學校,而是去了四川師范大學。這也讓他失去了專業訓練的機會,走上了模仿的土路子。

 

不過張杰有一副好嗓子,從小時候開始他就主動上各種舞臺,積累了不少比賽經驗,去酒吧駐唱也比50一晚的市場價高20塊。這些在唱歌領域上的出色表現,給這個沒什么特色的男孩了極大信心。

 

就這樣張杰報名參加了第一屆《型秀》,贏得冠軍,上騰娛樂向他遞來了合同,他有了成為明星的機會。但張杰害怕了。

 

張杰2008年出的自傳里提到,當時覺得“娛樂圈是個染缸,很怕自己迷失”,所以沒有及時簽約,而是在上海閑逛。但悠閑開始折磨他,他坐在上海的地鐵里,感受著陌生的城市,覺得像在一座石頭森林一樣,周圍是一片漆黑,只有他一個人在走,有著看不到盡頭的孤獨。

 

他不知道在大城市留下的意義。

 

在某一天,他站在上海住所的陽臺上,想象著跳下去的樣子。這是他人生第一次想要用死亡解決問題。

 

后來和父母做了交流,才簽下了合約,開始自己的明星之路。第一張專輯很順利,張杰很滿足自己能給更多的人唱歌,但在出第二張專輯的時候趕上公司改革,看好他的高層離職,新換上來的老板嫌棄他土,直接放棄了他。

 

那時候張杰因為專輯里有明顯的聲音瑕疵而跑去找老板,老板對他說“你以為你還有機會唱這些歌嗎,你可能就沒有做明星的潛質”,張杰在音樂上的能力被質疑,讓他直接懷疑了過去的人生。

 

好在張杰已經認識了些朋友,他在友人和粉絲的支撐下,轉投《快男》,簽約天娛,才真正開始自己的明星旅程。但就像前面說的,張杰的星途一直伴隨著嘲諷,到現在出道十三年被吐槽了十年。

 

2011年,音樂上的難突破,外界的聲音,以及和謝娜感情上的壓力,讓這個實際很自卑的男孩再次陷入人生低谷,前段時間他被扒出來的微博小號,內容也都集中發在那年。


那時候張杰在看心理書,試圖走出抑郁的困境,但還是會在深夜難以入睡,靠發微博來殺時間。后來還是謝娜帶他走出了陰郁,結婚才讓他真正好起來。

 

其實如果他能像尚雯婕那樣,在爭議之下創作出自己的音樂,可能就不會再招黑了。當然,除非那首RAP已經觸及到了他的創作天花板。

 

6


與尚雯婕有著相似經歷的,還有譚維維。比賽結束人氣銳減的時候,譚維維經歷了一段灰色人生。那時候譚維維完全忘記了生活的樂趣,為了讓自己能走出困境,她每天逼自己看書、寫歌、學習,以此充實大把大把閑著的時光。那時她甚至覺得,所有人都在遠離自己,整個世界都充斥著冷漠和不信任。

 

后來是音樂伸了手,把譚維維拉出了陰霾,這也讓她在重拾信心后,選擇遠離太過商業化的娛樂圈,走進藝術氛圍濃些的獨立音樂圈,這也才有了她唱華陰老腔,并走向春晚的舞臺。


同樣也是2006屆的超女,厲娜在比賽結束后也過的不順利。娛樂圈的規則多,但是新入行的人如果不夠機靈,可能就會走錯路,剛簽了公司就被雪藏,一時間突然沒了工作也沒了收入,看著其他普通朋友都順利的進入人生下一階段,讓厲娜一下就患上了抑郁癥。


那時候她是主動看了醫生,才逐漸走出了陰郁。之后她轉型到影視圈發展,才沒完全消失在娛樂圈。厲娜后來回憶,當初被雪藏,就是不知道得罪了什么人,才有的這結果。


不過女歌手好像經過調整還好一些,男歌手的抑郁癥是很要命的。


前段時間,薛之謙在節目里承認心里不健康,不少吃瓜群眾都挺驚訝,一個段子手怎么還抑郁上了。其實早期生活壓力和音樂上的不得志,讓薛之謙在參加《型秀》之前就有重度神經衰弱的毛病,屋里是帶涂層的雙層床簾,為了能睡得穩他也特意裝了兩道門,和前妻生活時也是分床睡。

 

后來在好友喬任梁離世后,他抑郁的癥狀一度加重。因為喬任梁和他的情況很像,喜歡音樂但又沒錢。薛之謙為了做音樂,又是開火鍋店,又是開網店,喬任梁曾經也想“曲線救國”,靠演戲來挽救自己的音樂事業,結果他走的時候,大眾只說他演戲挺好,可惜了。

 

在和天娛解約之后,陳楚生也一度接近抑郁,簽到華納的他,除了做音樂,也免不了跑商演、唱電影主題曲。那段時間他每天被失眠折磨,一到晚上各種念頭都會冒出來,想專注做音樂,但又有很多其他問題要面對。


和陳楚生張杰一屆的俞灝明,也在那次著名的燒傷事件之后患上了抑郁癥。在每次躺在床上感受皮膚一點點長出來的奇癢時,在想到要如何面對未來時,俞灝明就尤為痛苦,他有時甚至會嘶吼來緩解身體和心理的疼痛。


好在俞灝明的父母對抑郁癥認識的深刻,在發現兒子沉悶不樂,情緒異常之后,馬上送到了美國接受治療,才有了現在重新站在湖南衛視,再一次主持節目的俞灝明。


如果你細細算起來的話,選秀歌手患上抑郁癥的概率肯定比美國總統被刺殺的概率要高,因此按照《貨幣戰爭》里面那個著名的段子的描述,也就比奧馬哈海灘上美軍士兵的陣亡率要高。


所以,選秀真是危險啊。

 

7


做音樂是危險的,開網店是安全的。


去年,師洋參加了《奇葩說》的錄制,參加的原因是,他曾罵過給自家網店差評的用戶,而且還給差評用戶送過花圈。

 

現在作為網店老板的師洋,微博介紹仍然寫的是“歌手,2006《型秀》的人氣冠軍”,但其實在音樂流媒體上,已經沒有他的作品了,現在他活躍的地方,是直播平臺。

 

而這一切也源于他曾經的解約事件。

 

2007年因為收益過少,師洋單方面宣布和上騰娛樂解約,作為2006屆《型秀》的人氣冠軍,那時的師洋擁有不小的籌碼。

 

決定對著干,師洋就不慫,直接找來記者朋友開了場記者會。面對媒體他數出了上騰的四個問題,說在簽約的一年中,自己為公司賺來的演出收入差不多50萬,公司只給了他2000,“我還有父母需要我去照顧,2000塊讓我怎么生活”。

 

當時消息出來,把上騰氣的火冒三丈,結果公司又是說師洋沒良心,又是不小心把他家地址泄露給媒體。就這樣你來我往的撕,讓觀眾大呼過癮。

 

不過師洋可能沒想到,在他解約之后,人氣直接斷崖,他能跑的商演越來越少。為了挽救人氣,他還學習張杰參加了《快男》,結果止步于全國第61名,他徹底失去希望。

 

“有一天你會發現那些掌聲和鮮花原來都是假的,只有吃飽肚子,讓家人過上好日子才是真的,你也會像我一樣選擇離開娛樂圈。”

 

就這樣,師洋專心經營起了自己的網店,除了親自示范用品,還會給差評用戶親自回復,什么“快走不送”、“全球封殺”,都是他精心挑選的詞匯。也因為這樣的炒作,讓師洋的網店又獲得了不少關注度。

 

有人說網店是萬能的,因為它上面什么都有。其實不是,網店的魅力在于給人希望,至少對于那些在事業低谷期的選秀藝人來說是這樣的,其中有不少都開過網店,做過副業。

 

除了去年雙十一沖到iFashion男裝成交第8位置的薛之謙店,喜歡設計服裝的周筆暢也有自己的潮牌網店,胡靈和易慧也開過一家網店賣珠子,君君、厲娜、何潔也開過二手閑置網店。他們都試圖利用粉絲效應,來實現流量變現。

 

不過就像龐麥郎說的,時間會給出答案。經過這些年,有音樂天賦的人,一邊開網店也還是會做回音樂,有經商頭腦的人,把副業打理的也還不錯。而那些什么才華都沒有的人,經過選秀,也還是回歸于普通。

 

就像參加過《快男》、《好歌曲》的趙雷,在《歌手》上安慰袁婭維說的那樣,“這一切只不過是游戲而已”。


深圳风采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