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淘寶天貓內部優惠券,每天千款優惠券秒殺,一折限時瘋搶! 提供淘寶天貓內部優惠券,每天千款優惠券秒殺,一折限時瘋搶! 一網時尚 - 關注當今創業領域的博客
你的位置:首頁 > 職場 ? 正文

直播,能成為緩解電視臺焦慮的一粒解藥嗎?

2017-04-03 | 人圍觀

180644437642.jpg

電視臺和直播平臺,到底誰幫了誰?


直播,電視臺上還是不上,是個很嚴肅的問題,不上就死或者上了以后死,是個特幽默(黑色)的結局。

 

說電視人沒有關注、沒有上直播,電視人一定會各種不服(尤其是在湖北), 因為地緣因素以及良好的人脈關系, 斗魚和湖北電視臺有過多次接觸與合作,不僅為電視臺的直播開了大量方便之門,給予了大量流量支持,還曾經讓自己的網紅主播參與過湖北電視臺的節目,進行過有效的跨界嘗試。

 

所以電視人,尤其是湖北電視人,說到直播這個話題,一定會網感十足自信心十足,講起話來倍兒有面子,那個理直氣壯的氣勢,可以上某高峰論壇作分享嘉賓,中氣十足地說:直播,我上了!

 

再來一段細節描寫: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我在鄉里搞活動,上了直播。某年某月那一次,我第一次直播,一下子就來了多少多少萬人圍觀,我以及我周圍的圍觀群眾,在那一刻很high,我好興奮好滿足好有征服感……

 

別,別,別著急,你知不知道平臺因為你是電視臺,給你導了多少流量?你知不知道那些圍觀群眾根本就沒有關注你,并且不會再來?人家在那里給了你一點兒面子,你就真以為自己就是那么回事了?人家說你好棒呀!你就真的以為自己很棒?要不要在沒有導流的情況下,再來一盤?

 

電視人其實應該心知肚明,在這樣一個各大直播平臺都充滿了各種各樣可能出位的“黃鱔”表演的時候,在這樣一個監管員打個盹,播主就開始表演造人的年代,作為一家負責任的大平臺,能夠用這段充滿正能量的電視臺合作視頻,來給自己確立更多清流的形象,代價何其之少,效益何其之大,何樂而不為呢?

 

這種情況下,是直播平臺幫了你,還是你幫了直播平臺?又或者,大家關系都已經這么好了,無所謂誰幫誰,大家彼此幫助。這樣其實也蠻好,一個大型直播平臺,需要有質量的內容,自己培養主播,自己去做新節目研發(就像馬東老師,當年被愛奇藝請去做內容高管,馬東老師順其自然地孵化了米未傳媒,成就了《奇葩說》一樣),這個可以有,但是一定會很漫長,如果說能夠和電視臺之間發生有效共鳴與合作,就能夠縮短這個過程,各取所需,何樂而不為?人,不管供職于哪一個集團,考慮問題一定不要只從人性本惡的角度。這應該被看作是一種各取所需的互補,并且包含著濃濃的善意與期許。


但是講回我們最開始的話題,這種情況,電視臺和直播平臺究竟誰是主控?

 

事實是電視臺沒有上直播,試問有哪位播主敢于這么周期紊亂、這么任性,想播的時候,一播5個小時,不想播的時候,5個星期都不來一趟,我說,你能在固定的時候開播嗎?你能夠只做一個類目的分享嗎?你有讓人很惦記的主播嗎?你有每天都守著,等著看你,只要你遲到一會兒,就茶不思飯不想的鐵粉嗎?你有天天想見你,并且不斷地給你刷跑車的土豪金主嗎?沒有!

 

你什么都沒有,怎么好意思說自己在做直播?事實是:你根本就沒有進入直播間!問題是:你從來就沒有進入直播間 !

 

你那叫什么,你那叫心血來潮。

 

電視臺與直播的關系,就像傳統工商業與淘寶的關系

 

現在很多人都在說電視要上直播,甚至于把上直播作為對傳統媒體救死扶傷的一記靈丹妙藥,這類博文,從某種角度來說,只是在亂講或者僅僅只是在泄憤而已。開的是魯迅先生在《朝花夕拾》中的《 父親的病 》里說的有復雜藥引子的無效藥方。

 

電視臺有沒有能力去做一個自主知識產權的直播平臺,部分電視臺有,但是,大部分電視臺沒有,做了直播平臺之后,能不能夠支撐得起高額的流量費用?沒有流量,你去做這個平臺為什么?有流量,但沒有收入,你做這個平臺干什么?還有就是自主知識產權的直播平臺,需要的監控,需要的人力資源,捉襟見肘的電視臺的財政狀態,能不能夠支撐得起?

 

電視很少上直播,除了不懂,不敢,害怕產權流失, 沒反應過來沒鬧明白,集束爆彈就已經下來了以外。更加難于啟齒更加敏感的問題是,害怕沒有延時播控的播出責任,害怕政治風險,許多電視臺的高管、當家人,五六年之后就可能退休了,在政治生命這個問題上,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作死就不會死。哪怕當家人年富力強,在沒有搞清楚利害得失以及投入產出等諸多因素之前,不會也不敢貿然做決定。

 

由于其組織架構的官方因素,電視臺在這方面的反應能力是不可能快的,從某種角度上講,也不應該快,當然的結果就是,當家人還沒有糾結清楚,還沒有弄明白究竟是什么一回事,到底什么才是重點。所以,還是緩緩吧。

 

說來說去,事情只會有一個結果,會做的,早就做了,不會做的,死都不會做。

 

電視臺所面臨的格局,和5到10年之前,傳統工商業所面臨的情況是一樣的,那會兒沒弄明白,先以為是陣痛,然后是一直痛,痛并不快樂著。最后的結果往往是,原來肚子疼不是要生了,而是得了子宮癌。

 

當馬云說,讓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的時候,許多傳統的工商巨頭沒有覺醒,當他們感覺到天下的生意,不經過電商已經很難再做的時候,馬云已經提出了新零售的新玩法,電商已經演變成為了實體經濟,電商成為所有商貿公司的標配,那個時候再說自己上還是不上電商,其實已經沒有意義了。

 

當年,許許多多自建商城的機構,最后都死了,而選擇在天貓上去發展業務的先知先覺者,大多創造了奇跡,他們現在有離開天貓,還是天貓與自建平臺和微商系統并舉的選擇權,錯過發展期的商貿企業,卻在電商和同行的擠壓下,走上了無可挽回的衰敗歷程。他們將面臨上天貓,沒有利潤,會死,不上天貓,流水都沒有,也會死的兩難困境。

 

電視臺的格局與此一樣,先知先覺的電視臺,其實在分清楚情況之后,應該有一個決斷,究竟上還是不上直播,究竟是自辦直播平臺,還是上別人的直播平臺,半年之內就應該有個決斷。如果論證的結果是上別人的直播平臺更好,就應該分一部分的主持人和編導,去和自己心儀的直播平臺合作,共同創造新的節目形態。

 

決策參考

 

1.“主權”是最重要的?

 

主權問題是領導者心目中特別大的一個問題。甚至于是首要的最大的,必然要考慮的一票否決的問題。

 

不怕完全不懂,就怕一知半解并且特別有主見。 你的上級或者上級的上級,有可能還在用類似行政編制的思維方式來考慮互聯網上“你的還是我的”的權屬問題。

 

我們在回答“到底是我的還是你的”這樣一個行政命題的時候, 先來問一下這樣的一個問題, 中國移動的電話號碼,是中國移動的還是個人的或者是單位的? 天貓上的客戶,是店鋪的還是天貓平臺的

 

我認為答案應該來說它是平臺擁有者的,也是應用者,在這樣一個互聯網時代,進行基礎服務并且擁有大量用戶的壟斷企業,在盈利之前,一定會有海量的天價的投入,如果我們的電視臺是一家特別資金雄厚的企業,甚至于應該能夠進入虛擬電信行業的超大型市場,但問題是,這些年來,電視臺一直在走下坡路,根本就沒有這樣的資金實力去創造一個基礎平臺。所以最大限度的最恰當的運用別人的資源才是上上之策。

 

說到數據,電視臺高層可能會堅持認為自建平臺的權屬是自己的,數據是自己的。 但問題是,你就那么一點用戶數,你的數據量夠嗎?你有能力給那些人做數據標簽嗎?他們在你這里是有購物行為,還是留下了你可以識別并且標記的瀏覽痕跡?

那些堆砌在你的數據庫里的零散你盡量小的可憐的無法進行個性標記的數據,其實只不過是一段段散辭的無法提煉的純文本而已。

 

這些存儲信息如果融匯到阿里或者其他云計算的平臺,可能還有點用,如果放在你這里,僅僅只不過是一堆理不清的亂碼亂麻而已,哪里談得上是你的還是我的。這種小家子氣的做法,其實只不過是賠了夫人又折兵的做法。

 

在一個開放平臺,只有數據量足夠大,并且能夠給個人進行標記的情況下,大數據才有真正的作用。大數據的應用其實還包括了瀏覽器等等工具,但所有的關鍵工具,關鍵的數據獲取的能力都在大公司手里的時候,盲目地去自建一個封閉的平臺,是你以為的守土有責還是畫地為牢呢?

 

所以數據這一塊應該是共享和分享的,越分享越有價值,越封閉越一無是處,所以上別人的平臺不是在為別人服務,不是在為斗魚或一直播等平臺打工,而是有效利用社會資源,以最小的代價來獲得自己最大的利益。所以,最佳的方式就是跳轉。從自有平臺上跳轉到合作平臺上去,另外也不要過多的孩子氣,動不動就要談股份制,一個商貿企業在天貓上獲得了幾億幾十億的成功,是不是就一定非要去跟天貓談他跟馬總之間的股份呢?大平臺做了非常多的基礎建設,獲取他的正當的收益甚至于大數據的超額利潤,人家投入了,這是該別人的,并不是你不擁有這個數據,你就不能夠從這個數據當中獲益,等支付平臺能夠給電視臺帶來收益的時候,他是不是也還是會采集在他這里消費的人群的電話號碼以及其他的數據,是不是這些數據更精準更有效的能夠給他帶來收益?

 

所以在一個互聯網的時代里,你應該盡可能地為別人打免費工,通過服務獲得自己整體的效率。 互聯網從來就沒有邊界,不恰當的封鎖往往是會畫地為牢。

 

2.所謂政治風險,完全可以規避

 

就把這個事情說清楚說明白了,高管們才有可能會同意在別人的平臺上去下力。并且,另一個方面,最高層的管理階層,現在對直播平臺實行的也是智慧管理,即使沒有那個幾分鐘的延時,對于造人事件等等負面的,可能丟掉烏紗帽的行為,已經有良好的策略,并且有一定的寬容度,控制在有效的范圍之內,并不會影響到推動直播合作的傳統媒體高官的前程。

 

借鑒一下影視制作單位的策略

 

“我看到后面都不是觀眾,我看到后面都是彈幕”,是的,直播平臺在經過了千播大戰之后,已經進入了前二十名的pk。這個時候,直播平臺作為一種山一般的存在,已經是無法撼動的一個事實。在這個時代,上優質的直播平臺,就像當年企業選擇上天貓一樣。但是在這種全網時代的與直播平臺的合作并不能夠是盲目的,也不能夠是隨意的。

 

電影、電視劇創作單位走在了電視媒體前面,他們創造了很恰當的模式。

 

電影大佬們獲得票房的主戰場,一定是在電影院院線,如果什么都一開始就給了視頻平臺,那明星就得餓死,制片方老板們就得跳樓。電視劇的首播一般在電視臺,如果完完全全都放并且只放在網上,那些IP,可能也會餓死。

 

那么,掌握好策略與節奏就非常重要。網絡平臺上的播出一般都會比院線和電視要慢,許多影視劇甚至于連劇情介紹都不可以提前過多的劇透。當第一波消費結束的時候,他們再二次銷售給視頻平臺,并且價格不菲。通過網絡的傳播,獲得了更多的普及率,為開發衍生產品創造可能。

 

直播和電視臺的配合一定也是如此,由于直播不那么嚴謹,所以可以為某一檔ip的電視節目的前期做好準備,成為前奏,成為前戲的一部分,再把優秀的提純的部分拿到電視上去展現,哪怕是中國新歌聲這樣的大IP,其實都是可以以網絡直播來作為整個IP的前戲,在電視節目播出之后,除了在視頻網站上播出節目以外,也可以通過直播來做后期的余熱利用。

 

這樣的組合以及時間差的搭配,才能夠更好的烘托電視主場的營銷。

 

新直播,“新”在哪兒?

 

很多事情到最后都會冠以一個新字,就好像新精武門新龍門客棧,我們見識了新零售,其實說白了,就是沒有電商的零售就得死,我們也見識了新影視,其實就是除了院線以外,數字發行也變得無比的重要。那么,新直播呢,其實也就是說,真正的讓直播與電視成為互相利用彼此融合的合體。

 

哪里有新呢,新陣營的名單上有你嗎?你競爭上到崗了嗎?新零售、新影視、新直播,他們仨一起喊你回電視臺上班來著!

 


深圳风采期开奖结果